RP.story

国庆快乐!少主生日快乐!!希望下一个国庆能画出更好的作品来

【A dream】

亚瑟一直有一个梦想。

——就是成为一名厨师。

亚瑟做饭很难吃。

——但是他从未放弃。

就算食物宛如黑炭。

哪怕是这样⋯⋯

“如果坚持不下去的话,就交给Hero吧!”

儿时同伴的出现。

不懈的坚持。

梦想能否实现?!

一个傲娇和笨蛋的故事,一段追梦的旅程。

2017感动巨作《亚瑟的厨房》●本田菊导●开拍

主演:亚瑟·柯克兰

友情♂出演: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

音乐:罗德里赫·埃德尔斯坦

尽情期待!

(亚瑟都能当厨师你还有什么不可能呢?)

(说白了是励志剧)

图我自己画的,字丑,见谅qwq

【安燕/露中】燕子与雪(序章)

我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转学了。

我感受到讲台下无数的目光盯着我,仿佛饿狼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。

我出生在一个华人家庭,父亲不务正业,把爷爷留下的财产都花完了,无可奈何之下,父亲只能傍着他的一个俄/罗/斯朋友。于是,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们全家迁移到莫/斯/科。

“我……我叫王春燕……”我的双手紧紧攥着上衣的边角,努力做出一个和善的笑容,但早已汗流浃背。

台下的同学盯着我,目光里是满满的戒备,我知道的,每次都是这样,当有人闯入他们的生活中,他们不会为了你做出一些改变,你只能去适应他们。

“向大家介绍一下你自己吧。”老师和蔼地对我说,在我眼里那份和蔼是多么的刺眼。

现在我的脸色大概更苍白了吧,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。

我久久未出声,台下的议论声响了起来。

“你看她这长相,不是莫/斯/科的人啊!”

“她这么久没说话,是不是智商有问题啊?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王春燕你快说出来啊!只要说出来,课后就不会有一群人围着你的课桌问长问短的了!就不会有人在你背后说闲话了啊!

我终于下定了决心,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,用不太标准的俄/语开口道:“我叫……王春燕,家乡是中/国,小时候家里……全家迁到了莫/斯/科,……希望今后能和大家做好朋友!”

老师露出了满意的笑脸,同学的议论声也止住了。老师把一份班级名单交给我,是根据座位号排的,让我熟悉熟悉班里的同学。我有点冷漠地看着那份名单,或许说麻木更好一点。好的,王春燕,你只要把这名单背下来,虽然说俄/罗/斯人的名字很长很容易混淆,但只要在这几天能准确地叫出每个人的名字,打消他们对你的戒备,等他们的好奇心降下去,你就可以好好地在这个班待下去了!

我不禁对未来充满了期待。

“…好,你就坐在那里吧。”

等等,老师刚才说了什么?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如果这个时候不能做出正确的反应,之前步步为营的努力可就全白费了,也没有能平静生活的未来了。

我艰难地迈开脚,绕过讲台。是……是这里吗?我在一个椅子边停住了脚步,好像……也不是这里吧?时间好像不容许我犹豫了,老师眉头微微皱起,令我倒胃的议论声又响了起来。

真是糟糕呢……从小学起就是这样,现在还是这样……想开点,燕子,你肯定不会在这个地方待太久……

“喂。”

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,语气软绵绵的,又有一种权威性。是在叫我吗?

下一秒,我的身体突然向左测倾倒,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摁到一个温暖的怀里——一只手还架在我的脖子上。我慌乱极了,睁开眼对上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¬——是一个高大的斯达夫女孩,她歪着头,金发并未遮住双眼,一脸纯良“老师,从今天开始,王春燕同学就坐在我的旁边了哦。”

老师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。

我知道,她是为了帮我解围。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她转移了。

我安分地在她旁边坐好,想对她说一声谢谢。我听到她嘀咕了一句:“燕子,会飞走的吧……”直到今天我也不明白当时她为什么这么说。

我想问她叫什么,可是老师已经宣布上课。我明白,我必须努力学习,这是我唯一的出路。所以,那节课我没有转头,但我期待着下课。





今天有新同学来?我没有因为这个消息抬起头,无聊、太无聊了,我有些搞不懂那些整天叽叽喳喳说话的人,吵/死了。我打算今天以后,知道那天来临的以后,就这么颓废地过下去,反正回去后也只能见到那满地的空酒瓶。

实在忍无可忍,我把头抬了起来,脸上挂着纯良的笑容。

“你们要是再这么吵,我就把你们丢进集体农庄里哦~”

全班瞬间哑然,我知道他们看我不顺眼很久了,但他们没办法,成绩没我好,又打不过我,自从我被取名安娜•布拉金斯卡娅起,就必定会过常人无法理解的生活,我如此,我哥如此,家族也是如此。

新同学在黑板上颤颤巍巍地写下自己的名字,我学过一点中文,翻译过来应该是“王春燕”,我无法理解这个名字所被寄予的意义,莫/斯/科太冷了,没有春天,也没有燕子。

她那副如坐针毡的模样,竟然在我的心中泛起同情,亚洲华人那娇小的身躯,是抵御不住严寒的。我出手了,没有犹豫,把她拉到了我的身边,要是一直抱着就好啦,即使在这么冷的天也不会南迁就好啦……






读贴吧神文有感

有的鞋是为了迎人,
有的鞋是为了送人,
你的鞋⋯⋯
一直都很合脚呢⋯⋯

远东的信,
你一直收着吧。
最后一首大提琴曲,
献给你。

五千年的繁华梦,
该醒了,
别了,
“耀”。

果然我还是,
没法描绘你的双眼⋯⋯



【偏全员向】《活着》(一)露和意视角

第一次写文,时间设定在切尔诺贝利核事故,骗全员向,慎入。


《活着》

“我叫伊万·布拉金斯基。
我是一个正宗的苏联人。
⋯⋯照现在的说法,俄罗斯人比较合适吧。
外面的世界怎样⋯⋯我已经不想关心了,我也不必关心了。——他在我身边,在我的生命中,这就够了。
你想问什么就问吧。

我们结婚大概有十年了吧。
他是东方人。
温暖的东方人。
眼睛像夜的星尘。
他有许多弟妹,他作为大哥,总是忙得团团转呢(笑),那时候的他真的很可爱。
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,父母拼命赚钱供我上学,我有一个姐姐和妹妹,她们可真令我头疼啊。
在大学里,我与耀相遇了。王耀,这个名字真好,温暖极了。
他笑起来真好看,睫毛微微颤动着,樱桃小嘴微翘,就像是我梦中的喀秋莎。
我们相爱了,是热恋,势不可挡的,仿佛陷入了大海,互相沉沦。
那段日子,现在想来真是美好,我们用勤工俭学的积蓄,再加上精打细算,走了许多地方,富士山的樱花,巍峨的黄山,江南的水乡⋯⋯最后,我们回到了我的故乡——切尔诺贝利。
我们结婚了,也可以说是自导自演的,我们在一张白纸上签上了各自的名字。
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 王耀
(伊万·布拉金斯基)

我们租了一间小房子,邻居是一个英国人和美国人,英国人亚瑟做的食物十分难吃,美国人脸上总堆着虚伪的笑,我有点担心他们会不会把小耀掳走。
我和小耀去参加了核电站的测试。小耀被录用了,因为他能承受80毫伦琴的辐射。我看他一脸兴奋,既开心又无法省心。但是没办法,我只好在核电厂附近的农场工作。

我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那天,是我们的二周年。我打算给他一个惊喜,一大瓶伏特加和一个做工精美的水管,我满足地笑了。
下午,南面的天空阴沉沉的,云厚重得诡异,隐约透出紫光,当时我们并没有觉得什么,一会便继续专心工作了。
没想到,那幕不详的景象,竟赔上了数万性命。
我早早地到家了,一直等着,满心期待地等着。直到夜色朦胧了这片沉睡着的土地,黎明的曙光从地平线边际透出,鸟儿睡了,醒了,我醉了,醒了,王耀他没有回来。我疑惑,我不安,我愤怒,我流泪,究竟发生了什么?!
我什么都不知道!我什么都不了解!我始终都在无力地挣扎!

中午,穿着白色防护衣的军人敲开了门,担架上瘦小的东方人不安地扭动着。
我害怕了,我第一次感到死亡是那么近。
他试图做出一个笑脸来安慰我,可是无论怎样努力,始终那么狰狞,他的脸角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。诡异的紫色,浮现着诡异的紫色!
我想要抱他,把他牢牢拴在我身边。白衣服的人制止了我,说他身体里的辐射已经超过了普通人的承受范围。去他妈的鬼辐射!
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,我只是像个傻子一样的愤怒!
‘伊万⋯
我死后,把我的尸体火化吧⋯⋯
这样,就不会吓到你了⋯⋯’
⋯⋯⋯⋯”
“那⋯您打算离开隔离区吗?”
“不会了,就算我出去了,也会被别人其实吧。我打算守着他,直到我的终焉到来。
Спокойной ночи мой любовник
(晚安,我的爱人)”
我沉默了,夕阳给面前这个苏联人那淡紫色的眸子蒙上一层光。

下雨天,marimo和玻璃杯更配哦(ᵒ̤̑₀̑ᵒ̤̑)哦